作者:桓翠霜

“儿子!”许旺财的脸上抽搐,内心的疼痛令他有些发狂,他突然就扑到了地上,把小旺财给扶了起来,小旺财被扶了起来之后,马上就冲他狠狠的擂了一拳,骂道:“许旺财,你这个畜生,刚才我被人打你死哪去了!”

作者:司鸿弘壮

甘二郎就是那另一个铁笼子里躺着的人,一身绸缎衣服全是粪尿,被衙役抬出了牢外,哼哼唧唧的,一盆冷水浇下去,才猛地坐了起来。恍恍惚惚中,见自己对着磕头的这俊美少年年纪甚小,不知道是什么人,但能赦免自己,想来是本县新来的权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