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向亚萍

她本能的蹙起眉头,刚要忍不住的‘骂’这个流氓一通,马上意识到怎么回事了,脸颊迅速的羞红了起来——她手里拿着的是一件真丝的镂空睡衣,平时在孩子的面前都绝对不轻易的穿,怎么可能在这个流氓的面前穿,而且她身后的衣柜是专门放内衣和睡衣的衣柜,里面整齐的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睡衣、内衣和一排整齐的五颜六色的丁字小裤裤。

作者:大彭经纬

于亮愤愤然的从山上下来,走到半山腰的地方,他再也忍不住的破口大骂:“麻痹的,一个比一个怂,老子的钱成天都喂狗了,没一个能给老子办事的!”